小伙滞留武汉成疫苗志愿者:有担心 但总要有人去做


我国历史上仅发行过两次

除向社会公众发行的0.2万亿元,还有1.35万亿元的特别国债,定向发行给当时还没有上市的农行。因为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人民银行法》规定,央行不得对政府财政透支,不得直接认购、包销国债和其他政府债券。

上述五人中,有三位“70后”,分别是广西的周红波、宁夏的赖蛟,以及江西的吴浩。周红波属于本地晋升,而赖蛟和吴浩则是跨省就任。

同一天,严植婵的新职务对外公布,即中央人民政府驻澳门特别行政区联络办公室副主任。

用“特别国债买外汇储备”这一点,财政部原部长楼继伟曾多次在公开演讲中提到。就在2019年12月末的“地方债市场建设与发展研讨会”上,楼继伟还提到,政府债券流动性有所欠缺,而国债发行机制没有利率扭曲,流动性更好。可考虑大规模发行特别国债,如发行特别国债购买当前一半的外汇储备,大约可向市场释放10万亿元国债,足够流动性的国债可为央行提供货币政策操作工具。

如今,周红波成了广西自治区政府班子中的新成员。

第二次特别国债发行是在2007年,当时的背景是我国因持续增加的外贸创汇而导致的基础货币增加,同时对外汇储备管理进行改革。该次共发行8期、规模1.55万亿元特别国债,期限分10年、15年期,其中0.2万亿元向社会公众发行,用于向央行购买现汇及汇金公司股权,注资成立中投公司。

有媒体称,周红波“重视民意、务实”“喜欢网络问政”。2011年9月,时任南宁市代市长的周红波还曾在无车日乘公交车出行,这一消息也被当地媒体报道。

公开资料显示,2011年8月,周红波任广西南宁市代市长,当年10月转正,由此成为当时全国27个省会城市中唯一的“70”后市长。

他是广西区党校党政管理专业、中国农业大学农业推广专业,广西区党校、中国农业大学在职研究生学历,农业推广硕士,高级农艺师。